看片不要钱的软件下载

   6月1号,早晨。

   外边的鸟叫声异常清脆。

   周离睁开眼睛,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七点。

   旁边传来槐序的声音:“你醒啦?什么时候吃早饭?”

   周离扭头看去。

   常小祥的床空着,被子垫絮什么的都被他收了起来,只剩一块木板和一床棕垫,槐序便侧躺在光溜溜的棕垫上看着他。

   周离:……

   连忙起身,走到阳台上开始洗漱,同时以极小的声音说:“你昨晚不是在家睡的吗?”

   “我半夜过来的。”

   “你过来干嘛?”

   “我想过来就过来了呗,又没人用绳子拴着我。”

   “这又没床,那棕垫睡得不刺挠吗?”

   邻家小可爱马尾妹妹

   “我不怕刺挠。”

   “……随你吧。”

   周离开始刷起了牙。

   屋内的团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他没在,便下床找他,但是她又不擅长下爬梯,一个失足便从爬梯上滚了下去,撞得爬梯叮咚作响。

   砸在地上,只发出一声轻响。

   而她也不嫌疼,一翻身又爬起来,跌跌撞撞像喝醉了似的,走到周离脚边。

   “团子大人的牙刷呢?”

   “我给你刷吧……”

   周离感觉有点头疼,寝室内毕竟还有刘正明,阳台也不是完全封闭的,团子变成小猫娘刷牙的人很可能会吓到人的。

   七点半,食堂。

   楠哥站在门口等他,因为高挑的身材和过于惹眼的气质,进出的人都忍不住看她。

   “早啊楠哥!”

   “楠哥早!”

   “早啊。”楠哥点了点头,回身看着人满为患的食堂,“食堂人好多。”

   “没办法,只能吃食堂了。”

   “上次咱们吃食堂还是一月初吧?”

   “对。”

   “都过去这么久了。”

   “嗯。”周离犹豫了一下,“听包子说,你把她打得起不来床了?”

   “什么?哪有那么严重!”楠哥皱起了眉,“不要听她的,是她咎由自取,而且我只是随便把她摁床上打了一顿,她今早还约了大四的一个班去拍毕业照呢,下午还有两个寝室。”

   “那她叫我给她带饭……”

   “她就是懒。”

   “这样啊……那你到底为什么打她?”

   “她欠!跟你一样!”

   “和我有什么关系……”周离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进食堂,“团子闹着要吃鱼汤泡饭,不知道今天中午食堂有没有鱼汤。”

   “学校里不是还有几家馆子吗?还有食堂二楼,中午咱们给她点一个呗。”

   “估计人爆满吧。”

   “倒也是。”

   “你们可以找我啊!”槐序在旁边插了句嘴,“槐序外卖,就是好用。”

   “那就好。”

   周离还是给表妹带了米线,加了特多辣椒。

   早晨全是课。

   虽然返校了,但还是得在宿舍上网课,因为有很多同学并没有返校,要照顾到他们。这让返校显得尤其的没有意义。

   幸好有楠哥。

   当天下午。

   听说楠哥已经申请了跳蚤市场的摊位,但是卖什么,她却不肯告诉周离。

   周离决定自己去看。

   大约六点,他抱着团子出门了。

   大概是因为昨天刚开学,很多人还没得到消息,今天跳蚤市场的人流量比昨天更多,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头,人声熙攘。

   团子睁着好奇的眼睛到处看,声音轻轻细细的:“好多人……”

   周离只嗯了一声。

   并未走出多远,他便看见一个地方的人格外的多,围得水泄不通,时不时还有呼声传来。

   周离疑惑的走了过去。

   他听见了楠哥的声音——

   “这个没中啊!”

   “恭喜你,鼠标一个,血赚啊!”

   “还要吗?”

   “下一个谁来?”

   “机不可失啊……”

   周离听得满头雾水。

   他走到人群边缘,试图踮起脚往里看,但人实在是太多了,还很多男生。他犹豫了下,抱紧团子开始硬着头皮往人群中挤去。

   “这……”

   周离都被惊呆了。

   只见人群围出了一片空地,空地上规则的摆着许多物品,楠哥手上拿着好多个塑料圈,有一个男同学正拿着圈往前方扔。

   他想扔最前方的机械键盘,就是周离和楠哥昨天看见的80同款。

   但楠哥聪明啊——

   越贵的东西离得越远,并且体积和摆放等也做了设计,总之越贵越不好套。至于最远处的那个装着电脑的盒子,盒子比圈都大,几乎就是用来引人注意的。

   师兄失败了。

   楠哥笑嘻嘻的看着他:“要不要再来?再来十个吧?”

   师兄一咬牙,又来了十个。

   周离目瞪口呆的在旁边看着。

   这……还是跳蚤市场吗?

   一眨眼的功夫,男同学十个圈又没了,只套到一个小玩偶和一个摆件,他懊恼极了,咬着牙将手伸进兜里摸索起来,可惜兜里已空空如也。

   “唉……”男同学面色难看。

   “没事没事,下次再来,这个主要看运气的。”楠哥大方的安慰着男同学。

   “纯属运气……”周离扯了扯嘴角。

   “那小姐姐能加个微信吗?”男同学不甘心的说。

   “有对象了。”

   “哦……”

   “下一个谁来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说不定几块钱就把电脑搬回家了啊!”楠哥继续一边吆喝着一边环顾四周。

   “咦,周离,你来啦!”楠哥忽然发现了周离,她笑容灿烂,“要不要来试试?”

   “不了。”

   周离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他认出来了,那个电脑分明就是楠哥现在正在用的电脑,连最高奖品都是个演员……何况就算他作弊套中了又有什么用呢,说不定还得挨打。

   楠哥也不在意,继续吆喝。

   一会儿工夫,她便进账几大百,损失的多是一些跳蚤市场上最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像是小玩偶或小摆件之类的,很多大四的女生寝室是打包卖的,鼠标、风扇值钱一点,但卖得最便宜的也就几块钱。

   周离咋舌不已。

   没有多久,人群中出现了小表妹和绵绵、千千的身影。

   棉签满脸崇拜。

   小表妹则看得呆滞——

   她今天拖着重伤之躯,为了赶时间从早忙到晚,给一个班两个寝室拍了毕业照。那些人没有丝毫拍照经验还要求一大堆,她都烦死了。而拍完照才是开始,之后还有一大堆图要修,她估摸着自己连夜赶工的话,估计能在半个月内交完图。

   累死累活,进账才几百块。

   小表妹暗自捏起了拳头——自己日进斗金的明信片摊子要快点支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