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节目确实很酷。

动感的音乐,精心设计过的灯光,加上一群有活力的帅小伙,观赏度极高。

他们甚至还在舞蹈中融入了科技元素——衣服上有可以控制开关的灯带,在黑暗的舞台上他们身上的灯带时亮时暗,也算增添了一部分可观赏性。

几个小伙子着实跳得好,期间各种炫技,难怪学生会主席会决定让他们来压轴。

在街舞节目结束时,现场欢呼如雷。

姚光志站在中间,带着队员们向舞台下鞠躬致谢,同时拿过话筒咳了两声,准备说话。

还没待他出声,就有知情人士欢呼不止,令得礼堂几乎沸腾。

姚师兄腼腆的笑了笑,按捺住内心紧张的情绪:“对,可能有一部分同学都知道了,大二大三的同学多半也听说过,就是我们街舞社,尤其是我们系的街舞社,有个传统,会在迎新晚会表演结束后向喜欢的女生表白……”

台下沉寂了半秒,旋即爆发出更猛烈的欢呼声与尖叫,震耳欲聋。

小伙子们的荷尔蒙被点燃了!

小姑娘们的浪漫情怀也被戳中了!

这些看见宿舍楼下摆蜡烛都会激动不已的男男女女们此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

台上的姚师兄几番欲言又止,同时在下边寻找着那个自己爱慕的身影,他太紧张了,紧张到怎么找都找不到楠哥在哪……

小表妹因为参与了表演,就坐在第二排的专属位置上,她看着台上面无表情。

后排的绵绵和千千表情呆滞,宛如智障。

四班的学习委员钟恩将手捏得紧紧的。

倒是槐序依然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抓着小腿,身子前倾,咧着嘴角,眼睛好像在发光。

“我已经犹豫了很久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勇敢的说出来,哪怕今天的表白会失败,但我认为我不会后悔,反倒一直缩着的话,我才会后悔……”

“……那也不是我的性格。”

“所以……”

“李楠师妹,我、我喜欢你!我从新生开学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

“李楠师妹,你听到了吗?”

“……”

台下依然在欢呼,哪怕前排的学院领导、老师们也面带笑容,但却迟迟无人回应。并且楠哥和周离所在的班级鸦雀无声。

姚师兄遥遥看去。

只见周离和楠哥班上的同学四处扭头,有人甚至站起来往后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姚师兄表情逐渐僵硬。

这个时候,他身边的队友、台下的室友、同班乃至同级的同学都开始行动起来。

寻找女主角之路开始了。

最先被找到的就是楠哥的室友、同时也上台表演了的小表妹。

面对焦急的某师兄,小表妹朝着他点了点头,非常从容拿出手机,一边拨通电话,一边起身走到黑暗的角落里。

“喂?”

“妈!”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

“最近晚上凉,你看电视记得盖毛毯。”

“够花。”

“不过我上个月买了两个镜头,最近手头确实有点紧,你要是给我打钱的话也……嘟嘟嘟!”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小表妹丝毫不在意,只默默把手机关掉,走到那位师兄面前,抿嘴无奈的道:“楠哥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已经回寝室睡下了。”

“那怎么办?”这位师兄倒也讲义气,替姚光志急得不得了。

“我不知道。”

“……”

场面一度尴尬至极。

另一边。

王丹师姐也在后排找到了绵绵和千千:“你们知不知道楠哥去哪了?”

绵绵呆若木鸡。

千千仰头盯着黑暗的天花板。

王丹师姐苦口婆心:“你们能不能给她打个电话联系一下?拜托你们了,不然这多尴尬。”

绵绵砸吧着嘴吞咽口水。

千千扣手指甲,继续看天。

……

螺蛳粉店。

周离不小心呛着了,咳嗽不停。

“咳、咳!”

“哎呀!哎呀!”楠哥在他对面幸灾乐祸,周离每咳一声,她就哎呀一声,一边笑着,一边在周离摸索卫生纸时扯了一张塞到他手心。

“我咋就不会呛着呢?”楠哥乐了。

“咳咳……”

“哎呀,哎呀~”

楠哥一边嘲笑周离,一边低头狠狠嗦了一大口粉。

呼噜一声!

只见楠哥脸色变了——

“噗咳咳!”

被呛着的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周离比楠哥先好转,他默默看着对面的楠哥咳嗽,也递了一张卫生纸过去:“慢点吃。”

楠哥接过纸,狠狠瞪了他一眼,似乎觉得周离是在嘲笑她。

周离默默缩回手。

恩将仇报!

待得楠哥也不再咳嗽了,两人对视一眼,却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楠哥又伸手给了周离一下。

她手长,桌子窄,倒是打得顺手。

吃完螺蛳粉,周离结账。

楠哥扯着衣服看了看上面溅的油点,又低头闻了闻,笑嘻嘻的对周离说:“等你回去,你家团子肯定以为你在外边吃粑粑了!”

“才不会。”

“真的,我家南瓜就这样,我每次吃了螺蛳粉、榴莲,它都很惊恐的看着我。我每次都感觉我在它心中的光伟正形象被刷新了。”

“团子不是猫。”

“是狗?”

“是妖。”

“啥?”

“是的。”

“这么神奇!!她会说话吗?”

“会,只是你听不到。”

“哦我知道了!她还会变小猫娘是不是?”楠哥想起了他们在高铁上的对话。

“……对。”

“看不出来啊周莉莉,真有你的!”楠哥调侃的瞥向周离,并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

“说好不这样叫我的。”周离无奈。

“唔好吧!”

这时,几个学生从他们旁边走过,他们的对话传入了两人耳中。

“人都不在,表白什么哦……”

“这才叫尴尬!”

“就是!”

楠哥不动声色,装作没听见。

周离倒是很感兴趣,悄声问楠哥:“他们在说什么?什么表白、人不在?”

“不知道啊。”楠哥茫然。

“该不会是有人向你表白吧?”周离猜测。

“有可能哦!”楠哥同感。

“会是谁呢?”

“谁知道呢,管他是谁!”楠哥摆着手,忽然变得自恋起来,“本楠哥美若天仙,有人向我表白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初中高中收到的情书都买了十几块钱的网费呢!”

“还有人敢给你写情书?”

“你什么意思?”

楠哥发动技能死亡凝视。

“没、没……”周离只得连连摆手,“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都应该把你当大哥才对。”

“哼!”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都不再提表白的事。

周离一回到家,槐序就开始绘声绘色的向他描述当时情景,听得周离一脸遗憾。

最后槐序表示:“你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真会玩,以后你要是向李呆毛或小郑姑娘表白,我建议你也搞个大场面,女孩子肯定都喜欢。”

“那可不一定。”

“哦!你又比我有发言权了?”槐序坐在沙发上,身体靠着靠背,脚则蹬着茶几,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泛着细腻的玉光。

“你赢了……”

周离忍不住偷偷瞄了她一眼,又连忙暗自甩头将目光挪开。

这时,团子凑到他身边,在他身上嗅了嗅,忽然往后跳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愕然道:“周离,你掉进粪坑里了吗?”

“没有啊。”

“那你怎么一身……”团子又连忙往回走出几步继续拉开距离,说道,“好臭!”

“我吃了螺蛳粉,螺蛳粉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一种闻起来臭但吃起来很香的东西。”周离一边说着一边想过去抱团子,然而团子一溜烟跑出几米远,又停下来盯着他。

周离有点难受。

团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问道:“那第一个吃它的人类知道它很好吃吗?”

“这个……应该不知道吧?”周离说。

“那他为什么要吃?”

“……”

“他还吃过其他闻起来臭但是不知道好不好吃的东西吗?”团子忽然变得聪明了起来,思维不知道发散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