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8秋葵女人美容院

高韵锦:“有点。”

傅瑾城:“有心事?”

高韵锦:“……也不算吧。”

傅瑾城在床边坐下,侧头去看她,高韵锦也正好侧着头,两人的视线就对上了,均一愣,但很快的,傅瑾城就注意到了高韵锦睡衣上面的扣子松开了,露出了半个浑圆白皙的肩膀,和胸前的雪白的皮肤。

傅瑾城眸光骤然变深。

高韵锦本想收回目光的,注意到他的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了看,才注意自己现在有些衣衫不整,她不自在的忙整理了下衣衫,把被单往自己身上盖了盖。

傅瑾城喉咙收紧,视线没有能从她的身上收回来。

高韵锦感觉到他还在看她,以为他有话跟她说,迟疑了下,回头却对上了他暗沉的目光,那眼神。

她曾经在他的眼里看到过无数次,每次他想要她的时候,都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来……

高韵锦心一紧,正想别开脸,傅瑾城忽然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高韵锦彻底愣住了,“你——”

傅瑾城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说我们之间以后相敬如宾,相敬如宾可以做傅瑾城之间的那些事吗?”

清纯可爱滴少女户外唯美写真

高韵锦小脸一白,拨开了他的手。

傅瑾城其实已经猜到了,“不行,是吗?”

高韵锦扭头回去,背对着他,抿着小嘴没有说话。

这个世界上,相敬如宾的夫妻多不胜数,他们之间肯定不可能会缺少夫妻之间的情事的,这是必须的,但是……

她发现,她暂时做不到。

上辈子的傅瑾城,在她的心里,画下了一条巨大的沟,她做不到这样跟他缠绵,而且……

她一直都觉得在床上的事情,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做才会有意思,就他们现在这样,如果要在床上坦诚相对,那纯粹只是为了发泄需要。

这样说来,做不做有什么区别?

做了,只怕会带给她更大的空虚和彷徨。

想到这,她阖上了眼眸。

傅瑾城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前两天她会给他买衣服,是因为她心里对他已经有了些转变,已经愿意考虑再次跟他复合了。

没想到,现在她连他的触碰,都这般排斥。

但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做过了,他正值壮年,再加上身体强壮,对这方面的需求正是旺盛的时候,刚才就看到她胸前雪白的肌肤,他就已经起火了。

想到这,他看了眼下面,起身,进去了浴室。

高韵锦听到了浴室关门的声音,接着,浴室里就传来了水声。

他已经洗完澡了,根本不需要再洗澡,他现在在做什么,高韵锦用膝盖想都知道。

她心一紧,翻了翻身,睡得更加不安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傅瑾城正值壮年,他在这方面的需求向来很高,她不给他碰,他不可能受得了,他出去找别人,也是情理之中,她根本没有资格去说他。

想到这,她心一痛,眼眶微微的泛红,一颗心紧紧的揪了起来,难受不已。

很久很久之后,傅瑾城才从里面出来,这个时候,已经深夜了,但高韵锦也还没睡着。

傅瑾城能感觉到,但他没再说什么,背对着她躺了下来。

高韵锦目光朝他那边悄悄的看了看,小手攥着被子,她做不到大方的直接跟他说让他去找其他人。

她——

她攥着被子的手用力了几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起了涌起,翻身慢慢的朝着他靠近,小手搭上了他的手臂。

傅瑾城回头,两人在黑暗中相望。

他们能看到彼此的身影,但没能完看清两人的表情,傅瑾城的声音清晰的响了起来:“怎么了?”

高韵锦咬着唇,半响才说:“就算相敬如宾,也还是夫妻,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可以配合。”

傅瑾城能从她搭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拿,感觉到她很紧张。

他们在一起两辈子,什么没做过?

她与其说紧张,不如说是排斥。

他拨开她的手,“这些事,勉强也没意思,以后再说吧。”

高韵锦听着,心情复杂了起来,但她做不到主动。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高韵锦慢慢的远离了傅瑾城,背对着傅瑾城躺回去了之前躺的位置上。

傅瑾城求欢被高韵锦拒绝之后,他们两人连之前相敬如宾,见面就疏离的打个招呼的情分好像都变淡了,彼此之间好像真的就淡了下来。

之前他们之间偶尔的还能有两句话说,虽然都是问候的,或者是无关痛痒的话。

但醒来的第二天,傅瑾城看到高韵锦,也没有主动打招呼,高韵锦看到这,也不好跟他打招呼了,两人当天一句话都没有说。

中午,傅骁城约傅瑾城吃饭,傅瑾城答应了,傅骁城说:“叫上嫂子啊。”

傅瑾城淡淡的说:“她最近很忙,没空。”

“很忙吗?有多忙?”

傅瑾城没回答,留下一句“定好了地方给我电话”就挂了电话。

他刚挂电话,就有人给他打了电话过来,他看到来电显示,挂断了,那边还在继续打,他当没看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前往傅骁城订的地方去吃饭。

现在是吃饭的高峰期,他到的时候,饭店门口外面的停车场都快停满了。

下了车,旁边的车子也有人走了下来,饭店门口那边有几个人等着了,朝着他旁边车子下来的人招手道:“原适,快点,我们几个等你半天了!”

“什么半天半天,我猜你估计等了五分钟都不到。”

话虽这么说,原适还是快步的走了过去。

原适?

傅瑾城看了原适一眼。

怎么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

原适注意到他的目光,朝着他点了点头,就跟了上去。

傅骁城也在门口那边等傅瑾城,但他一个人,没原适和他朋友这么高调。

他看到原适的时候,也多看了两眼,傅瑾城拍了下他的肩膀,“看什么呢?”

“我怎么觉得那个人有些眼熟?”